他还做出不少承载中国文化的装置作品

  走过30年的中国当代艺术,究竟居于怎样的水平?群展《艺术怎么样?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也许会给出答案。

  由卡塔尔博物馆局主办、北京市文化局支持的此次展览,日前亮相位于多哈的阿尔里瓦克展览馆。来自中国的15位艺术家,带来涵盖绘画、雕塑、装置、影像、表演、视频游戏等领域的作品,他们中不乏徐冰、黄永砯、刘小东、周春芽等当代艺术界响当当的名号。

  这个展览,将回归艺术家个人的创造力本身

  作为2016中卡文化年项目之一,这次展览既是中国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也是卡塔尔双边文化年项目。已先后与日本、英国、巴西、土耳其合办过该项目的卡塔尔,今年携手中国,让中国当代艺术群展首度挺进中东地区。展览将持续至7月16日。

  此次展览的策展人蔡国强,1957年生于福建泉州的他,自从20年前旅居纽约后,即频繁活跃于世界各地,与徐冰、黄永砯、谷文达合称中国当代艺术四大金刚。他擒获的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是中国艺术在国际大展中获得的最高奖项。他最为国内公众所熟知的一件作品当属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用焰火组成的29个大脚印,沿着中轴线一路踏进奥运场馆。此外,他还做出不少承载中国文化的装置作品,比如曾亮相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草船借箭》。

  近些年随着中国艺术市场越做越大,在不少西方人眼里,中国的当代艺术呈现为两极:要么是像曾梵志一样屡创拍卖纪录的市场宠儿,要么就是跟在西方后面亦步亦趋的简单模仿者。这个展览,将回归艺术家个人的创造力本身。蔡国强说。在他看来,当今世界的大型艺术展览,普遍关注社会热点,而他希望借由这次展览能纠正一些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偏见。

  中国当代艺术展中,最精彩、质量最高的一个

  为了转变中国当代艺术留给世人的印象,蔡国强带来了一支豪华天团陈星汉、胡向前、胡志军、黄永砯、李燎、梁绍基、刘韡、刘小东、马文、孙原彭禹、汪建伟、徐冰、徐震、杨福东、周春芽。就连前往观展的国际著名策展人小汉斯也感慨,这是他看过的中国当代艺术展中,最精彩、质量最高的一个。

  参展前一个半月。刘小东就飞赴卡塔尔写生,完成了36幅风景油画、80多页旅行创作日记,还描绘了卡塔尔前文化部长一家三代。以受邀外国艺术家身份,通过艺术作品向世界展示卡塔尔家庭,这在当地还是头一遭。

  黄永砯带来的是重达6吨的巨大装置《乌贼》,将一只海洋巨兽倒悬于展厅天花板,8根长约25米的腿脚在展厅内张牙舞爪,吸盘分泌出墨汁,染黑了瓶、罐等海洋垃圾,另外还有死去的鸟和鱼这个作品展现了艺术家对环境问题的思考。

  梁绍基的蚕丝装置《月庭》,用数万只蚕吐出的丝,在透明耐力板上形成阿拉伯文字宁静,而板底取自多哈当地的细沙上,则长出数十件半米高的碎镜、匕首、弯刀,柔软与冰冷相依相生。

  此外,65岁的农民艺术家胡志军则迎来他的首个展览。他受蔡国强所托,在两年时间里捏出近600件泥塑,以诠释中国当代艺术那些著名事件和作品。漫步展厅,观者如同穿行在中国当代艺术史的丛林之中。

  艺术家别把作品和价格做大了,把自己做小了

  这是一场耗时三年才凑齐的聚会。期间蔡国强带领其工作室整理国内外逾250个中国主题相关展览,着重研究其中30个;关注约200位出生在内地且在世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与20余位来自世界的文化、艺术、思想界专家学者、策展人讨论,并做出最后抉择。

  至于入围艺术家的甄选标准,蔡国强最看重的是不落窠臼的创造力,一个艺术家好不好玩,要看是否给自己难题,没难题才是最大问题,没难度的创作是在消耗。苦苦挣扎的乐趣是真实而有力量的。

  他从不否认,中国艺术家很聪明,只是缺乏游戏艺术史的胆略和大智慧。很少有人去想,让世界看看油画可以这样画,建筑、服装可以这样设计,电影可以这样拍!他说,艺术系统很热闹,但艺术家要警惕变成动物园的宠物,而应该像山里的野兽,始终抱有艺术的原初创造力。

  中国人经常要么认为自己文化太深广,西方人不懂;要么觉得自己文化太落后,没什么可说,总是没法说清自己的真实。蔡国强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家要成为对艺术史有所贡献的一代人,道路仍很漫长。长期以来,国内外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更多集中在当代中国社会的政治历史议题、大文化叙述以及拍卖会上的天价新闻,最基本、最核心的艺术问题却甚少被讨论。一些艺术家即便拥有好创意,但由于文化修养不够,或缺乏对社会、人生的洞察,也没能把作品做到位,艺术家别把作品和价格做大了,把自己做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