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本土文化系统所能提供的巨大的文化能量视而不见

  一、后传统之起源

  3月10日-5月10日,UCCA艺术空间

  如果我们想象一个浩淼巨大的坐标,当代视觉文化系统呈现于此,横向罗列着人类文明从内至外不同领域学科的创新和发展,纵向伸展着人类学古远历史与未来无限的时间轴。每个人都有一个存在于时间和空间上的轨迹。我们从事着一种整体建立在西方当代艺术价值观系统之上的中国当代艺术,面对本土文化系统所能提供的巨大的文化能量视而不见。

《后传统之起源》展览海报

  我们正处在一个不确定的时刻,流动变化的全球化进程对传统进行摧毁与重构。后传统状态是指,确定性传统和变异性传统已经无法区分,地方与中心的文化差别被抹平。传统变得多元化,不确定,及时性,可供选择。我们再次回到起点,在混沌的变化中审时度势。如何借用典故、神话、巫术、地域习俗等打破压制性秩序?如何在文化的源头,对客观世界认知的初期,把人类正常的意识与宇宙的神秘和自然的广阔联系在一起。举起镜子,照向自然,从3万年前的史前岩洞壁到UCCA的后传统之起源展,神话、宗教和艺术,都是不同时代中,人类隐藏的精神面具,这里包涵了深层的洞察力和普遍的精神外现。东西方文化在源头是如何分叉?今天又是如何搅拌呢?参展的33位艺术家们都以各自不同的媒介,给出了贯穿古今的回答。

  二、双飞克莱因蓝

  4月30-6月5日,空间站

  1960年3月9日,在巴黎国际当代艺术会场,伊夫克莱因用国际克莱因蓝涂抹在三位女性身上,并在墙壁和地面的画布上翻滚拖拉。2015年4月26日,双飞艺术中心将在北京空间站重现这一历史经典时刻的现场。历史经过了55年,克莱因所崇尚的空灵宇宙的精神火种,将再次复活,观众可以现场体验到双飞重演玄虚艺术家自投净空纵身一跃的刹那,使虚渺而复杂的精神世界悬浮于宇宙太空之中。克莱因用最单纯的颜色和虚空唤起心灵对非物质性强烈的感知能力,是在蔷薇十字会和日本东方禅影响下形成的思想体系。克莱因说:借助色彩,我体会到一种与空间同化的感觉,我是真正自由的。克莱因作为行为艺术、观念艺术鼻祖,双飞将用活体画笔展开此次跨越时空的神圣朝拜的对话,进入纯粹精神性的观念领域。

2015年4月26日《双飞克莱因蓝》展览现场

  量子物理学于2006年由普林斯顿的著名数学家John
Conway通过光子自旋纠缠证明出了自由意志定理,其内容是:在一个单独的实验中,如果实验人有选择的自由,那么粒子呈现的结果也是自由的,不是过去历史(包括整个宇宙)所决定的。意识虽然看不见、摸不着,无法用时间、空间、能量等来测量,但意识是物质的一个基本特性,试验既是粒子具有意识的体现。如果物质和意识的一性的,意识是宇宙不可分割的整体,科学和信仰的界限将会消失,东方被摧毁的遗传会被接续,一个新的世界观的世界将会来临。双飞如何通过克莱因蓝绘画的行为超越时间、空间,体验无形的意识世界?这是怎样一条通往虚空之路?

  三、双飞荒蛋奖

  4月30日-5月6日,今日美术馆

鸡蛋?巨蛋,天体!

双飞撞蛋的影像作品

双飞成员与高鹏在擂台撞蛋中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继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和儒学圣人孟子之后,双飞艺术中心再次提出了这个关于世界本源的哲学命题。作为古希腊后九贤的双飞,虽然没有留下什么著作,但是通过文献记载,发现了他们的哲学主张。他们不用宗教神学的方式来解释万物的起源,而是认为蛋是宇宙起源的模式。这在希腊神话中,蛋中诞生爱神;印度古籍中,蛋中诞生梵天;宇宙蛋的传说和图腾出现于早期日本、中国、斯拉夫、祕鲁、芬兰等多种文化之中,这种普世性意识,来自于早期生命意识的血缘体认,是全人类共有的宇宙观。物理学认为,大爆炸是从宇宙蛋中诞生一切,中国盘古开天也是撑起宇宙蛋的创世神话。生物学认为物种的起源来自于胚胎的基因链变异,地理学大发现也早已证实了地球是一个有内核的椭圆。蛋在混沌中孕育了一切,包涵了一切,也开启了一切,从无中生有,从零扩展到无限。

  双飞此次在今日美术馆正式创立双飞荒蛋奖,并以此展开一系列活动和竞技比赛,如同神圣的休战月象征平等公正的奥林匹克,比赛将抛去成见和烦恼,重建和平和友谊的连接。

  四、无限接近的游戏

  6月20日-9月20日,成都A4当代艺术中心

《无限接近的游戏》展览海报

  在人认识范围内,纷繁复杂的形式中,在偶然性和必然性的物质世界中,在潜意识和理性精神的观念里,任何具体的存在,都是一种具有无限可能性游戏。在1795年,荷尔德林的短文《判断与存在》中,提出了绝对的存在预设,它包含着对整体性的预设,主客体都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多样性之外,超验的反思想象着主客体互动之外有一个独立于它的主体,存在着一种思想的不可能性。在语言之中思考一,在非对立的原则中不预设它的区分,它是语言中未被预设的非语言,话语中未被预设的名称,是一种空无的形式,不可定义和名称,是在一种话语中存在的不可判定之物。语言不再是关于某物,而是意指某物。在一中的东西,不在其他的东西之中,先于万有的存在,同时又在所有能够区分的东西中所共有,在万有的原则中被万有分摊。一切本身不是第一原理的东西,通过对第一原理的推衍来保障其他命题的确定性。如果以形象的比喻,可以想象为无限的宇宙起源于大爆炸之前的那个奇点,从其中爆发出万物,可能是能量,可能是意识,也可能是神性,是一个绝对的一直的存在。这个不可言喻的东西,不断分裂、复制、变异、区分成具体的理念和形式,是在不同规则下派生出来的无穷无尽的偶然性的游戏。每一刻的现实,以物质形态存在的客观之物,都无法逃避不间断的怀疑和批判,对可能性和荒诞性的追问。只有穷尽偶然性的现实,潜在的存在的可能性,一种数列和集合般的存在,才能无限的接近绝对性的瞬间。如同永远追赶不上乌龟的阿基里斯,从万有可能性到无限接近的路径,只能无限的接近一种弥赛亚式的终结。这个展览关于永恒与荒诞、数列与分形、形而上学与潜意识、神学与科学、多维空间与意识至上,试图结合人类学、神话学、心理学、科学的关于人的问题的研究路径,介于宗教、科学和艺术生产之间的产物。艺术家用后网络时代的虚拟体验性作品来邀约你共同探索一和无限的关系,试图在上帝之死之后讨论保安三问,在当下一起加入无限接近绝对性的游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