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作品使用包括油画、丙烯以及一些现成品

  2015年12月6日至14日,刘玉姗个展生长在波士顿使命山画廊举行,在开展前,波士顿博物馆当代艺术部策展人Al
Miner,波士顿博物馆美术学院研究生部主任Mary Ellen
Strom,美国艺术家Santiago Cucullu与刘玉姗进行了一次关于这次展览的对话。

  以下对话人物用字母代替 MES: Mary Ellen Strom SC: Santiago Cucullu
AM: Al Miner LYS: 刘玉姗

I Dont Know Its Cold or Warm(不知冷暖) 2015 Acrylic Painting on Plywood
122122cm YUSHAN LIU

  MES:玉姗,你想先谈一下你的作品作为开始吗?

  LYS:好。我这次展览的主要是综合媒介的油画以及拼贴作品,这些作品使用包括油画、丙烯以及一些现成品,在木板、帆布以及醋酸胶片上完成。作品由一些人的以及非人的动物的,植物的的形象构成画面,使用一种非常戏剧化的,带有微妙幽默感的叙述方式探讨当我们的身份/经验在人造景观与自然环境中转换时产生的失去与分离感。我的作品通过破坏,重构,收集画面中的形状,颜色,肌理,构图,展现一个平行的/失序的时间与空间,指向我们过去与未来的一个亲密交织的,乌托邦/反乌托邦的不同生命形式共同存在的可能性。

  MES:从你早期的具象作品到你现在呈现的作品有一个巨大的转变。

  LYS:是的,这种转变有许多影响因素。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画画,热爱艺术的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他让我画画的时候只是希望我从中得到乐趣,没什么限制或规则。艺术对我来说一直都是这样一种寻找颜料和线条间乐趣的游戏,直到我中学进入大学前和上大学之后严格的写实训练改变了我的绘画方式。所以大学后我的大部分作品是具象绘画,但我的本能中总是有一种挣扎想要回到以前那种更自由的绘画中去。后来作品的最大转变其实发生在去年,我获得了参加中间美术馆在美国缅因州的艺术家驻留项目的机会,驻留地是一个在海边半岛底端的巨大空间,四周都是完全属于自然的环境-动物,森林,光,海水,来自自然的声音。这种环境让我觉得像是回到了童年的时光,生活只是探索周围的自然,而绘画作为一种乐趣,可以使用更加挥洒和表现的笔刷,敢于尝试更多的试验性的坏作品。当我看见一只毛毛虫爬过我的绘画工具,我开始了到边缘去那件作品,一个深夜我从阿卡迪亚国家公园独自开车回到驻地,画了夜路。这次生长展里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Licking Slug(舔蛞蝓), 2015 Acrylic Painting on Plywood 122122cm YUSHAN
LIU

  MES:在你成为一位艺术家的路上,你的这种转变,所有这些部分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要畏惧去面对真实的自己,保持做你自己,不要因为流行等因素转变自己的风格。

  AM:是的,你希望你的艺术就是来自你真实的自己,你不希望有太多的刻意在里面。

  LYS:是的,我的一位大学时代的老师同时也是好友也一直这样告诉我,面对真实的自己。所以现在绘画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把我的内在抽出变成外在的过程,更多属于我身体自然本性的语言体现在画面中。虽然我也一直在用一种学术研究的方式探索绘画的历史传承,但当我站在画布前的那一刻,孩子一样的直觉会决定我下笔瞬间的力量。

  SC:在你的绘画中有很多不同的元素,同时有不同的考虑和速度在里面,先是绘画,然后第二层是素描,然后再回去做了一些拼贴穿插其中。你可以看到不同的痕迹(mark),同时辨识出不同的图像(image),它们共同实现你的绘画目的,每个痕迹都表现了你的一种特定感受,同时你又使这些痕迹与我们辨识出的图像相混合。你的作品可以看的到你创作这些痕迹时的姿态,但是透过它们叙事图像也穿插呈现,我特别被你作品中的这一点吸引。特别是在夜路这件作品中,你重新构建这些痕迹同时抽象化你使用的动物、人的形象,引导我们的视线游走画面,我觉得这点非常棒。同时你的作品中有非常多的幽默,特别是Mary
Ellen正在看的这件作品舔蛞蝓。

To The Edge(到边缘去), 2015 Acrylic Painting on Plywood 122122cm YUSHAN
LIU

  MES:在你早期的具象作品中,有一件是一群大雁站在你赤裸的身体上,看起来有种诡异的幽默感,这种感觉在你现在的作品中有所减少,但我不想看到你在画面中失去这种眼光。像到边缘去这件作品,Al看到的是一只袜子,但我毫不怀疑的看到的是一个男性生殖器,但你一直说它是一只毛毛虫。

  AM:这充分说明了我们是谁(笑)。同时你看得到这件作品里的果断或者自信吗?你的视线很难从这些非常明确的形状和边缘离开,它们看起来是更不加思索的。甚至当你谈论它的硬边缘时,我看的到它但我同时看到其它颜色,我几乎忽略了这个边缘的硬度,因为这些颜色的变化非常戏剧性,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方形的黑色形状在这里显得非常巧妙。

  MES:我会说这些其实展示了玉姗的本身,这些更复杂同时展示深度的绘画,像是一个艺术家了解自己,同时也了解她自己的世界。

Night Drive(夜路), 2015 Acrylic Painting on Plywood 122122cm YUSHAN LIU

  LYS:这两件作品(夜路和到边缘去)保留了更多的我在刚开始一个画面时更自由挥洒、直觉的笔触。不停转换画面中不同痕迹的层次关系不同的颜色,形状以及肌理,使我的艺术创作过程更像探索绘画的构图、形式以及颜料的材料性这样一种纯粹探索画面本身的过程。同时使用冷幽默的,黑暗又甜蜜的叙述图像也是我感兴趣的一种表达方式,就像Kiki
Smith作品中的那些同质异形的生灵一样,充满童话般的甜蜜憧憬,同时又有种像巫术一样的黑暗力量与死亡气息。

  AM:奇奇史密斯非常的擅长控制她的童话中的甜蜜和黑暗,童话中总是充满着死亡。
她的作品用一种非常聪明的方式展现了黑暗的甜蜜,这种表述方式在你的夜路中的黑色剪影形象上开始体现。

  SC:那件作品中的图像有种心理学暗示的作用,你其他的作品中的叙事图像也是同样的。

  LYS:我希望我的作品中的图像能够有一种更巧妙的同时表现两种极其不同力量的表达方式,就像我理解的人造景观与自然景观间的那种即亲密又排斥的关系。我非常喜欢的一位作家罗兰巴特的一本书A
Lovers Discourse,
使用结构主义的理论方式描写恋人的内心语言片段,指向对语言学、哲学的探讨,其中对恋人间闪烁其辞的内心语言描写就非常接近我的作品中的图像的表达方式,我曾经引用这样一句作为我论文的开头:I
want to be both pathetic and admirable, I want to be at the same time a
child and an adult. Thereby I gamble, I take a risk: for it is always
possible that the other will simply ask no question whatever about these
unaccustomed glasses; that the other will see, in the fact, no sign.

You Shouldnt Go To Rain Forest(你不该去雨林), 2016 Acrylic Painting on
Linen 122134cm YUSHAN LIU

  AM:你为什么使用丙烯?我使用丙烯是因为它可以干得很快,这是我创作过程的一部分。但是我好奇你有其它的原因?

  LYS:那是其中一个原因。同时还因为我的绘画使用很多纯色,我并不太多的混合颜料。使用这些纯度很高的颜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同时它们也是一种阐释我的童话的最好方式。我在使用一个名字叫做Interaction
of Color
的APP时非常享受玩转颜色的那种乐趣,同时这个过程转化为我的创作过程的一部分,丙烯更方便于我在短时间内尝试大量的颜色方案。

上一页 1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