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探索了一条没有朝鲜的观念性的图像创作之路

艺术家 王国锋

  和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许多人一样,王国锋这个名字也带有浓浓的时代色彩。他是谁?就是那个拍朝鲜的摄影师。几乎每次被朋友引荐,他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被认识,他始终不习惯,甚至有些反感了。被人符号化让他被更多人所了解,却也让他的作品更简单化的被提及。因为矛盾,他痴迷于去挖掘朝鲜更深层的内容,也因为矛盾,他探索了一条没有朝鲜的观念性的图像创作之路。

《探针》个展德萨北京展览现场

  极具体却未必真实,极真实却未必真存在

  2015年10月,王国锋又去了趟朝鲜拍摄阅兵,这是他自2011年以来,第五次去朝鲜了,或许之后还会有第六次、第七次,甚至更多。但对于王国锋来说,朝鲜,不过是他十几年创作历程的其中一个片断罢了。与此同时他在德萨画廊的北京和香港两个空间的个展上,展出了他近两年创作的《像素》系列作品。似乎也是在宣告:他的艺术绝不是几张鲜为人知的高清照片,而是其拍摄照片的角度、方式和对于图像的深度思考。

  王国锋原本学的是国画专业,但是在媒介和他想表达的对象之间却始终无法对位,在尝试过录像、装置之后,他最终将镜头对准了受前苏联政治影响的具有社会主义标志性的建筑。他用大量的局部拍摄拼合成一个巨大的整体,图像上的一切都清晰可辨,镜头的观察甚至都已超过肉眼所能看到的细节。那种充斥眼球的宏大与清晰,只有在作品前你才能真正感受到王国锋的那种不惜代价的努力是所为哪般。图像的悖论就在于它可以极具体却未必真实,它可以极真实却未必真存在。王国锋恰恰是在这样的悖论中,找到了其艺术语言的张力和精妙。偌大的建筑,无论多么精微的呈现,也无法重现曾弥散在其身上的崇高和光辉。具体的上空悬浮的是一团空虚的疑云。批评家顾铮说:王国锋没有让这些建筑(它们本身就是历史)作为历史的景深退隐为人类活动的背景,而是把它们作为历史的客体从历史中拉出来,加以端详与审视,并且通过对于它们的描绘赋予历史的存在感,重新给出历史的具体肌理与质感。

《理想》No.8(中国美术馆) 524120cm 摄影 2006

  朝鲜在为我摆拍

  当王国锋把镜头从大的建筑转移到朝鲜时,人们惊讶于镜头中那个陌生的国度,也感概于那个似曾相识的画面。当然也有人诟病他的政治倾向和取巧。拍过朝鲜的人有不是,但不是每个人镜头下的朝鲜都能被人记住。王国锋的朝鲜之所以特别,正如他所说:我不是在拍朝鲜,而是朝鲜在为我摆拍。
在某些权力掌管一切的地方,影像的获取并非一件容易之事。并非眼前所见的一切都可以拍摄,它是集体意识形态和个人自由意志交织的盛大景观。他们既会热情地安排想给你看的,也可能会随时审查并且删除不合适的的画面。图像不仅当作图像而存在,它是各方权力博弈下的结果,也是过往历史和当下现实所投射的重影。王国锋用快门记录下的无数个决定性瞬间的碎片拼接合成了最终的作品。乌托邦的理想获得回光返照的盛况发人深省。朝鲜的拍摄对于王国锋来说,是一次独特的创作经历。他从摄影出发,开始思考图像与当代社会之间的关系。

《来自朝鲜的声音 !》 尺寸可变 声音装置 2012

  退远了,才能看清真相

  高清的图像未必那么可信,而模糊的图像也未必就虚假。一个思考图像逻辑的艺术家必定是基于现实的真实与荒诞。作为对以往新闻系列、记忆系列的延续,在最新个展《探针》中,王国锋来了个180度大反转,将图像无限放大至模糊掉细节,只剩像素。与过去要走近了看,才能看清细微之处不同。现在要退远了,才能看清真相。甚至将他展示的图像再次拍摄时,你就能在手机或相机中清晰看到那些具体的图景。不断地放大的细节获得一种抽象的纯粹图像,离对象越远,也就越靠近本相。图像终究不是真实的缩影,而只是拍摄、编辑者创造的第二现实。触摸现实终究要击溃那些浮于现实之上的图像。

  王国锋的脑子里有一个隐秘的快门,不知不觉中,他按下快门,便存储了这个时代的大量图像。而他用其观念作为图像的编辑软件,输出萦绕他脑中,久不褪色的样片。

上一页 1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