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调选择以纪录片、访谈的方式走进艺术家生活的原貌中

  从本科、研究生到留校,林书传在南京艺术学院整整呆了十年。这位85后狮子座的湖南少帅从20岁开始就已开启策展生涯。对策展,他已轻车熟路,但担纲复调的策展人,却有点不同,因为这个项目很不一样,它是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成立以来独立策展的项目,在高校美术馆操作,教育方式层面的出发点意义更重。

林书传

  立足教育,为学生打开一扇窗

  复调作为音乐领域的专有名词被借用,通俗讲该项目在于呈现艺术生态的多样性、复杂性,而不只是看到塔顶、或某一个高音,它将讨论的边界拓宽、放大,展览以访谈拍摄的纪录片与作品进行双线编织,呈现一个真实的生态背面。

  调研的对象聚焦体制外的野生艺术家,他们没有进入市场及学术评价体系。林书传以此视角切入,也希望可以做与艺术家共同成长的事。几年前为展览拍摄纪录片尚不多见,复调选择以纪录片、访谈的方式走进艺术家生活的原貌中,你这件作品要表达什么?这类问题,三年来林书传从未问过一句,他们谈梦想、生存、未来、金钱、体制、人生,唯独不谈艺术。这些看似与艺术无关的方面影响着艺术,对艺术家生活的观察要比作品实在许多,与艺术家们谈艺术只能越来越不懂艺术,与艺术家们谈生活只能越来越珍惜生活,这便是生活与艺术的关系。至于展览层面,艺术家及作品不会以策展团队中任何人的审美倾向为准,也不会选择最好的艺术家罗列。这是作品的背面,他将作品与作品背后的故事、质疑或悬念全部交由观众自行判断。开幕就是闭幕、艺术家和策展人活批评家们自嗨的游戏、完全不需要观众参与、作品交易等等,这些都与复调的初衷绝缘。

复调江浙沪首站的展览现场

  复调提供一种艺术生态考察的方式

  做艺术生态调研,不能求全责备,毕竟生态一词太宽泛,林书传一直在做一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以做艺术生态研究的方式操作复调或提供一种方式,以艺术创作者群体为核心、辐射到必要的在地机构,搜集参与者的观点、生存或生活及创作状态等素材展开讨论,尽量客观地呈现某一个区域原生态的综合面貌。

  操作复调的难度不在于资金,高校资金有限但稳定;相反,财务、审查制度相对灵活,项目不会受到行政干预,自由度相对较大。田野考察的条件很艰苦,比如十人团队在北京的五个月,几个人挤在800块的一个房间里,晚出早归,与艺术家作息保持一致,黑桥地区到处是狗,他必须保证每位团队成员的安全,器材维修等任何问题他要第一时间解决。林书传说他的微信绑定了三张银行卡,每一张的转账额均已封顶。纪录片导演只能从身边抱有同样理想的朋友中去寻找,执导前两届复调的导演肖乾操便是《白日焰火》电影纪录片的导演,他们只拿很少费用甚至做起了义工。三年来,团队成员并不固定,流动性非常大,如果我也走了,复调就真的没有人做了。我最初给自己定了一个执行复调的五年计划,这种承诺让我不敢应付,不会把全部子弹一次用完,在五年之后将艺术家的成长做一个对比,生态的变化自会彰显无疑。

  林书传每年都会对比、反思整个艺术生态的问题,进而形成对不同地区艺术生态面貌的相对客观地描述。三年来,复调伴随着南京艺术学院学生共同成长,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更了解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比如是否还会选择做艺术家。

复调北京站的展览现场

  以小见大,复调的多重背面

  从江浙沪、北京站到珠三角地区,复调行走的这三年,讨论过几个艺术命题:江浙沪站的如果你不成功,你还做不做艺术家?与北京站的如果你成功了,你还是不是艺术家?这两句口号已相当辩证,到了珠三角站提问更深一步:什么才是人生赢家?戏虐的大富翁游戏的海报、一语双关的Art
is a
circle.,以及不为盈利仅表征展览及策展人存在态度的艺术衍生品区域的实验性尝试。

  复调只是冰山一角,在还原一个区域艺术家创作的背面之外,也映射到策展领域、艺术生态的诸多问题。确定调查地区后,团队就是少则几个月多达半年之久的外出作业,三年来的纪录片拍摄素材量见证着其工作量的强度:江浙沪站拍摄了几百个小时、北京站填满20T的硬盘,三年来整理的文献资料保守估计可达70万字。林书传一直处于在路上的状态,没有过多时间细细沉淀甚至休息,比如出版文献集、学术研讨会、项目巡展等,馆方最终决定将复调改为两年一届,它也构成南京艺术学院四大双年展品牌项目之一在未来出现。

复调珠三角站展览现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