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会获得全新的观看视角并触动虚拟的数字世界超现实变幻

青年艺术家穆磊

  一个个象征城市的虚拟空间放置在大屏幕中,在这个虚拟空间内,时间被具象粒子化,无形的水流可以变的棱角分明,树梢上的云朵触手可及,整个空间的重心和视角尾随着观众的移动而不断变化,不需借助飞行工具也能体验穿梭时空隧道的快意。站在屏幕前的观众可以拥有既虚幻却又身临其境的体验。通过走上荧幕前感应区域,前后左右的移动位置,将会获得全新的观看视角并触动虚拟的数字世界超现实变幻。这是青年艺术家穆磊在他工作室向我介绍他和
VJ大象一起创作的数字媒体作品《虚拟再生》。

  过去人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如今我们所获得大量的视觉经验是来自虚拟图像,却带来一种更加物理上的真实感和超现实感。穆磊

  记者:另外一件作品《虚拟光合》你想表达什么?

  穆磊:灵感源自植物光合作用,赋予以数字技术组成的几何图形一种新生命形象。当观众走进特定区域时,红外摄像头将感知并将观众模拟成一个发光体,
在其照射下使得银幕中的几何图形实体化。例如观众身体的移动可以控制光影变幻,和银幕的距离远近也能使得虚拟几何体发出心跳声或形成生长形态不同等等各种变化。

  记者:观众只有站在感应毯上才能体验互动?

  穆磊:设定一个感应区域会有一种仪式感,不仅让观众有种一触即发的感受,也像是一个舞台,自己演绎自己的一场演出。当然感应区域也可以做成多种形态,比如做一条长廊,两侧银幕墙上的影像有生命般的随着观众的移动而变幻。

  记者:创作的时候会精确地设定还是随机生成?比如大概在何种范畴之内会产生怎样的变化。

  穆磊:观众在体验的过程中不太能意识到这一点,但每一步程序运行都是经过非常精确计算的,体验者作出任何一个动作由传感器捕捉,输送信号,程序运行让影像产生实时反应,整个过程都严格控制在0.3秒以内,所以不会有任何延迟,灵敏度非常高。

  记者:延迟体验就没有即时感了。这个作品是自己投资制作还是有赞助?

  穆磊:这是我和搭档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完全自主制作完成的。所必需的硬件设备价格也很高昂。

  但是呈现效果和投入是成正比的,比如一些关注艺术与新媒体作品的国际品牌和机构有多次合作。
荷兰的Wereld Museum去年邀请过我们去鹿特丹举办个展,
Audi前年赞助我们在Audi City
Beijing举办新媒体展,《虚拟再生》这件作品去年由NIKE赞助在上海展出,科比也亲自过来参与体验。

  记者:科比有没有跟你说他对这个作品有什么感受?

  穆磊:他先是有点被大荧幕的互动图像所震撼,很快他就变得好奇,甚至张牙舞爪与我们的作品互动。因为我是做视觉出身,作品除了交互部分以外,视觉内容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荧幕中数百个模块每一个图像都有其独立的内容,这些图像被模块化、碎片化后,观感体验感都会大不一样。比如图像中的天空树,真的可以给观众带来一种飘在空中的感觉,我们做了10种不同的图案主题,科比将每个主题都互动了一遍,并很认真地询问各自图像是什么样的内涵及想法。后来他将与《虚拟再生》对话的过程,放进了自传电影Kobes
Muse。

  记者:相对来讲,你的作品在艺术创作里还是比较高科技的。

  穆磊:新媒体是这个时代的语言,今后作品的创作趋势也会是团队合作,我和搭档大象为了这个系列作品,从无到有,在一起磨合制作了近三年。

  记者:你们如何分工?

  穆磊:大象是北京著名的VJ,(Visual
Jockey,大型活动现场即兴的影像创作人,如DJ提供音乐,VJ提供影像)。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会有一些分工,编程是由他完成,我负责视觉。但是我们通常不会说制作或创意是谁负责,作品是相互沟通,团队推进的结果。有些艺术家刚开始接触新媒体会有一点误解,觉得只要说清楚你的概念请别人帮实现就可以了,其实并不是这样。就像一个导演只懂讲戏,不管摄像,灯光舞美,这个电影出来就不是完整的作品,要想创作出一个完整作品,必须得潜心去了解各项非领域内的技术细节,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化程度将作品效果展现。

Duality of self 自我与背影 90cm70cm 2015

  记者:除了新媒体作品,你也一直在画画,并且你的画面一直都有一种光感和灵动感,这种质感是如何形成的?

  穆磊:西方绘画惯用严谨的逻辑思维去梳理空间和光影的关系,中国传统绘画注重通过灵动的线条表达情绪和意境,常有那落笔不到意自到的留白。对油画这一西画技法我有着自己对于线和意境的理解。我喜欢在作品中去寻找一种飘忽不定的定格感,让画作中存有一种游离于动和静之间的状态,就像是有无形的气流在环绕游走,画面中那翅膀,羽毛似乎只是在某一刻短暂的停顿,却随时又会再次舞动,这种舞动的曲线是我心中自然形成的曲线,这种定格是在东方意境下对于空间的表达。

  有关于光,现代人对光依赖和欲望是强烈的,城市似乎没有夜晚恍如白昼,所以我作品中对人或物的表现总是有种金莹剔透的光感和空灵感。

Maquillage 容妆 120cm95cm 2015

  记者:为什么你画面里都是女性形象?

  穆磊:1、从文化背景角度出发,亚洲文化的风格整体上是含蓄,内敛,阴柔,就像一波水流,没有形状和棱角却可以暗藏能量。2、物质水平的提升会带来人们对美的高度追求,当下社会的整体审美情趣愈发的中性化,阴柔化,似乎外表性别界限早已变得不再是那么分明。综上两点,对于我来说一个柔美的女性形象所承载的内容以及可解读的层次可以更多。
女孩的具体身份并不是我所要着重强调的,她们甚至都像是东西方的混合体。我更注重表现的是她们那似乎可以与观众相互凝视的空灵眼神和有着瓷器般光洁质感的皮肤。她们是层层精美粉饰下,去掩藏其自身敏感,脆弱,不自信的时代缩影。

  记者:还有一些小飞机。

  穆磊:飞机是美国的B2轰炸机,我越来越习惯将他们隐藏在画面中。如今中国早已不是西方人眼中好奇的那个神秘红色国度,高度资本化下的中国经济发展成果一日千里,但是社会观念和文化进程却没有同步。这种脱节形成了中国一些很特殊的社会现象,浮华奢侈的光鲜外表掩饰不住传统文化和道德信仰的缺失,新的文化和精神追求却又没有塑造起来。

  在这样的背景下,象征着速度,力量,无形渗透的现代工业文明产物战机,潜水艇,和东方文化语境中的羽毛,祥云,水波等,我将它们共同安排在我作品中的超现实维度里,希望在看似无序的影像基础上,使得多元文明通过碰撞和对话产生火花和能量,映像着快速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在传统文化缺失和再创新中去寻求一个合理的平衡点。

Inner self 自我 120cm95cm 2015

  记者:你怎么理解绘画在当今时代的存在价值?

  穆磊:这个时代似乎我们可以选择的创作手段比过去要多,各有有利弊,利处可以有很多种方法选择;弊端是似乎没有那么容易去心无旁鹜地执着于投入感情在某一件事情。但尽管如此,我觉得绘画依然是非常重要的创作手法,永远不会过时,就像我觉得文字写作永远不会消亡一样,都是非常经典的一种传达信息和情感的手段。

  记者:很多做新媒体的艺术家都不画画了。完全是用电脑、数码去处理图像和计算机创作。

  穆磊:他们只是放弃一种创作形式而已,不能否认绘画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比如我们在练习基本功中学会了如何去观察,学会了如何去感受事物。我觉未来艺术家创作手法上可以是多面手,有能力练就十八般武艺。

  记者:业界新媒体艺术家不太多、做得好的也不多,好像目前也还处于一种比较小众的实验摸索中?

  穆磊:的确是比较小众,但展览效果的受众群又是非常大的。对于交互体验式的作品来说,少了些大众对艺术作品的心理距离,因为在感官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专业、非专业之分,我见过观众在作品面前像孩童般开心玩耍,这种和作品如此直接的交流方式在其他类型作品前很难看到。

  记者:你认为目前数字媒体艺术存在的问题有哪些?

  穆磊:看如何与资本结合,这一点特别重要。好作品也得有完备的平台去支持和展现。过去人常在讲艺术应独立于商业,现在这个时代,某种程度上说商业恰恰是一个非常好的试金石。最好的结果是,艺术保持思考的独立性,又能够与商业资本相辅相成。

  记者:数字媒体艺术作为新兴艺术媒介,你对它的发展前景怎么看?

  穆磊:其实大家都还没有真正摸索到数字媒体该怎么运作,新媒体有时候更注重跨界的概念,未来艺术不太会只是单一面,复合型或是多媒介型已经是一个不可挡的趋势了。

  记者:你在新媒体这块还会有哪方面突破?

  穆磊:下半年开始做装置,也酝酿了一阵子了,区别于我过去的绘画于交互影像,最近想开发一个新的创作语言,希望有新的衍生和突破。

  记者:会和新媒体的创作结合?

  穆磊:是的,装置的作品也会有互动部分,这个互动的部分可能是光与液体的互动,仿佛是一个具象的时代的脉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