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泽南介绍

  傅泽南介绍:

  傅泽南〔又名大阚〕1953年生,南京人,毕业于苏州大学艺术学院。1985年与樊波等发起组织江苏新野性画派,并成为85新潮的领军人物之一,在全国产生很大影响,中央电视台在1987年曾作专题介绍。作者与作品作为重点收录于高名潞所著的《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一书及其他各种版本的《当代中国美术史》中。作品多次在《美术》《美术思潮》《中国油画》《美术报》《江苏画刊》《西北美术》《文献》……等数十家杂志报刊书刊发表。2014年组织成立中国新野性艺术群。

  曾钟情音乐,文革期间走上绘画道路

  记者:您最初是如何接触到艺术这个领域,怎么走上艺术这条道路的?

  傅泽南:这个话题有点远,很远,我今年已经61岁,从小就喜欢艺术,从小生活在一个贫困但充满艺术氛围的街区里。前后有三个画家,几个音乐家,在文革中也就是我的少年期间,对我影响比较大。搞音乐的三个都属于省级歌舞团,像江苏省前线歌舞团这样很大团里面的唱歌演员或乐队伴奏演员。因为音乐很容易让年轻人感兴趣,所以刚开始我从事的是音乐,学二胡,已经到了专业水平,考剧团的时候因为手形差了一点点,从专业的角度被淘汰了,觉得没有前途,于是开始绘画。那是文革期间,文革期间画画的人才受到广泛关注,所以当时就开始学画,学画学得也比较正规,一开始就有老师教我,所以学得也比较快,就这样走上绘画道路。

  记者:最初没有做音乐会感觉遗憾吗?

  傅泽南:不遗憾,音乐从理想的角度来讲,显得更加理想化,但是绘画也可以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更关键的是它还实用。

  记者:在学习艺术的过程中,有什么重要的人或事对您影响很大吗?

  傅泽南:我在苏州大学没有对我影响特别大的人,出来之后,我到南京艺术学院,成为杨培钊老师的学生,当时他在江苏省的绘画地位比较高,我受他的影响比较大。

  记者:了解到您特别喜欢国外野兽派的马蒂斯,他对您影响大吗?

  傅泽南:马蒂斯对我影响不大,实际上表现主义艺术大师对我们影响很大。新野性是属于表现范畴的绘画,包括梵高、蒙克这些艺术大师对我影响挺大。

  80年代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

  记者:1985年,您和朋友们发起了新野性画派运动,当时是因为社会环境希望大家更关注这块,还是出于艺术家情感的释放?

  傅泽南:这个要谈八五思潮,八五美术运动了。因为在85年之前,中国的美术基本上是一花独放,一切都是官方语言,一切都是纯粹从政治角度来考量的,相当于现在的全国美展。但艺术本身它又是多样化的,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候,世界艺术已经完全多元了,但中国却只有一种美术,这是非常可怕的。等于说中国落后于世界几乎一个世纪,所有中国所谓的绘画大师基本上都是以参加全国美展为光荣,画画的语言非常单一,这和世界完全不接轨。

  当时从我们一个局部引发了整个全国的运动,实质上这样的小团体很多,一个城市都有好几个。八五思潮时期有七个重要画派,从成立时间来看,第一个是北方艺术群体,就是王广义那批人;第二个就是我们了,江苏新野性画派;第三个,是丁方的红色旅;第四个是西南艺术群体,四川那一块的,四川和云南结合在一块,后来四川渐渐独立成气候。广州也有,广州叫南方艺术沙龙,是以王度为首,等七个画派,全国影响最大,江苏新野性画派在其中,而且当时是领头的之一。

  记者:当时由于西方文化的涌入,中国内地也比较禁锢,再加上你们的热情,就让这些思潮都涌现出来了?

  傅泽南:这是历史的必然,禁锢久了,一旦碰上机会,必然要冲出来。当时不仅仅是在美术界、音乐、电影、文学、哲学方方面面都处于全国开放的状况,好像这种状况到现在再也没有过。那是非常难得的中国文艺复兴时期,那十年左右非常难得。到了87年就因为反自由化,把它反下去了。再以后又被商业所左右,就是90年代,形成了另外一种状况。艺术的本质的迸发是整个80年代。

  那个时候人都心潮澎湃,充满了理想,作为一个普通人,看到一下子出现那么好的电影,那么好的文学,那么好的美术,那么好的思想那是中国真正的艺术的春天,甚至可以说是政治的春天,文学的春天,音乐的春天,一切的春天,一切都很难得,很值得回味。

傅泽南作品 《老愤青》 185cmx15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艺术应脱离一切东西的绑架

  记者:不久前,中国新野性艺术群成员作品邀请展开幕,您觉得现在中国新野性艺术群这个团体的情况如何?

  傅泽南:当代艺术一个重要观点就是创造,尽量创造一种和其他所有人不相同的一种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当代艺术还有一个重要方面是观念,但是观念不是我们新野性艺术群所追求的,我们重点追求的就是挖掘艺术本身,还原艺术本身,追求艺术的理想对人类文化能够作出一点贡献。相当于梵高的艺术一样,他的艺术也与政治无关,与一切都无关,就是创造那种纯粹属于梵高自己的语言。这方面对于新野性艺术群影响比较大,我们就希望我们的艺术脱离一切东西的绑架,还原艺术的本真。

  从另一个角度讲,除了反对所有因素的绑架,我还是更强调非理性的绘画,因为非理性的绘画就是表现游戏的、抽象的、民族的、原始的属于这一类型的绘画。中国美展里面强调的是另外一方面,他们对表现的、抽象的对这些都很忽视。我们强调的是非理性的艺术,非理性的艺术在中国处境比较悲惨。非理性绘画因为追求一种纯粹的艺术,艺术一旦深挖下去,作为艺术的深度和高度,就和群众越离越远,和老百姓越离越远,老百姓会看不懂你的东西。因为你深入了,就好像数学一样,老百姓懂得最基本的加减乘除,真正很深入的东西老百姓很难理解。

傅泽南作品《火山口》 187cmx15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风格独特、语言纯粹是我作品的关键词

  记者:鲜明野性力度粗砺这些词多被用来形容您的作品,如果给自己的作品几个关键词,您认为是什么?

  傅泽南:第一,风格独一。我的画绝对跟所有画家的风格离得比较远,不会像哪个画家。第二点,语言纯粹。这跟前面是相关的,整个更深了一层。有特点有高度,就是语言纯粹,纯粹到尽可能把别人的东西挤得一点没有。这是我最关键的两点,如果这两点真正达到了,对于文化来讲,你的贡献就已经达到了。你创造了一种世界上所没有的艺术形式,一辈子能够做成这样一件事情,已经很不简单了。

  记者:您从年轻的时候到现在一直都在做一件事情,希望大家接受这种非理性的艺术,这条路上您觉得孤单吗?

  傅泽南:不孤单,对我来说,如果仅仅作为创造语言来讲,那是需要孤单的,没有孤单,个人语言是出不来的。所以我是需要孤单的,为什么闭关呢,好多年和外界不打交道,就一个人生活。月复一月,年复一年,谈何容易,也不简单,几年的闭关,那实际上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我想通了,想通了很多事情,思想也得到了很大的升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