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美术学院今年首次在毕业展中推出了开放周以及优秀作品展

天津美术学院院长邓国源

  【导语】又是一年毕业季,各大美院的毕业展也成为艺术圈中谈论的重要话题。天津美术学院今年首次在毕业展中推出了开放周以及优秀作品展,整个美院的各个角落都成为了毕业生作品展示空间,打破了各专业以及创作者与观众之间的界限,调动起全校师生的积极性共同打造了一场艺术盛宴。记者在毕业季期间特别采访了天津美术学院院长邓国源,听他对今年天美毕业展的看法、天美的优势定位以及未来规划等。

  记者:请您先谈谈天津美术学院今年毕业展的整体情况,跟以往相比是否有些新的变化?

  邓国源:我们今年的毕业生有1146人,毕业展共展出了4000多件作品,这些毕业创作思想活跃,充满了想象力和创造力,从制作上也出现了很多优秀的个案,做得非常成熟。今年特别的是我们的毕业展分了三个阶段:开放周、优秀作品展和毕业典礼,同一段时间内做这么三件事。其中今年变化比较大的就是开放周,整个校园对社会开放,我们的老师、同学、家长、观众都参与进来,很重要的一点是打破了专业年级的界线、创作者跟观众之间的界线,真正实现了相互影响、渗透。通过这种形式对每一个参与毕业创作的同学都会有一种做当代艺术创作的心态,必须要跟观众和环境产生影响,产生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对他的创作有一种回馈,当代艺术的状态不管你用什么媒介来做,应该是跟观众、以及创作者内心都有交流和沟通。

  记者:今年毕业展中,给您印象最深的作品有哪些?

  邓国源:我们发现两个学生做得特别好,在这次毕业展做了《草图》的展览,我主动给他们找了空间,让他们做了两个个展。我们的学生最重要的是能通过这种创作方式跟他个人的经验结合起来,这是我们教学一个最大的成果,他做了一件作品《轮椅》,就是他小时候他的印象里他奶奶每天坐着轮椅,他把轮椅做成一个能玩儿的东西,能遥控,能转。还有一件装置作品,是用铁锨、锄头等农具做的,这个学生就是在农村长大的,从小见他爸爸每天使用那些工具。当代艺术其实是跟生活最接近的,并不需要你再去体验,应该反过来扪心自问你的经验该怎么表达这个问题,如何跟你的个人经验结合得非常紧,这是我们教学当中潜移默化鼓励的。

  记者:关于毕业展中学生与导师的作品会十分相似的现象,您怎么看?

  邓国源:我们这次很强烈地避免这种现象,这是一个误区,要强调给学生一个巨大的创造空间,让学生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天美这种现象今年比去年好,去年比前年好,我们想通过实验艺术学院慢慢地扭转师傅带徒弟的那些样式化的东西。这种现象也正充分地反映出当代艺术教育需要变革,过去我们由于需要把学艺术的过程变成了学技术的过程,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过程应该回归艺术本身,以培养学生的创造力为最重要的一点。

  记者:天美对这些优秀毕业作品有没有一些奖励政策?

  邓国源:有的,今年想学校拿出钱来买一些优秀作品,大概每个专业选一两件作品。

  记者:学校收藏的比例会占多少?

  邓国源:比例今年没定,现在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我们收藏作品以后没有陈列空间展示。现在同学做的东西越来越大,比如我们学校的汽车画能把车埋了(笑)。我们已经把第二医院买下来了,计划改造重建一个美术馆作为学校收藏陈列馆。我们要把学校大门开到海河边上去,公园就成了天美前花园(笑),我们再把假日酒店买下来做学生公寓。

  记者:毕业生毕业后走入社会,无法避免会接触到市场,您怎么看待毕业生和市场的关系?

  邓国源:我不主张学生一毕业就能卖,比如我们设计专业,在美术学院应该为艺术而设计,我不太同意跟市场结合的特别紧,你创作的东西应该是未来的,应该引领这个时间,不能说今天设计一个瓶子,明天就装水了,不是这个观点,拿这个观点说绘画也是一样的。

  记者:天美的毕业生和市场对接的情况怎么样?

  邓国源:我们每次毕业展都能产生几个小明星出来,这就是市场,有的学生作品被画廊买断了,也取决于画廊的眼光。

  记者:通过毕业展能跟画廊签约学生大概有多少?

  邓国源:这个不多,应该是很少的几个人。

  记者:除了跟机构、画廊签约,毕业生其他的去向还有哪些?

  邓国源:我们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在统计,结果是天津美院的学生就业率是100%,跳槽率是200%,全国最高的。上次我去深圳出差,深圳好多国际大设计公司一见我们去就高兴,说你们环艺的学生太好了,一来就能干特别好。我说这不是表扬我们,咱们的毕业生到那儿应该是设计师,不应该是干活的,这个很说明问题。最近我们把设计学院拆成了产品设计学院、环境建筑学院和平面设计学院三个学院,我们想逐步地把实用化的概念慢慢地从教学、从艺术当中去掉。

  记者:从学校政策来说适应学生就业、创业,有什么相关的鼓励或扶持政策吗?

  邓国源:学校鼓励学生创业,我们一直按照国家的政策来做,马上要做一个学生创业的大的空间,要做一个孵化器,给同学带来更多的机会。

  记者:国内这么多美术院校,您对天美的定位是怎样的?或者说您觉得天美的优势是什么?

  邓国源:美术学院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我曾经提过天津美院未来的发展应该是以当代艺术教育为先导的,我们有很好的传统专业,油画在国内也很不错,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我们的方向。我们的方向应该全力打造当代艺术教育的平台,力求从单一思维转变成多项立体的思维形式,放眼于全世界当代美术教育,所以我们在去年提出了要加快国际合作的进程,加大国际视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梳理我们和其他友好学校的关系,比如前些天跟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签了合作协议,很多人都说这是一个创举。这里最重要是我们开始选择别人,是我们主动出击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们充满自信地去选择,天津美院在八大美院里最小,在全世界也是最大的,应该有这种自信。

  天津美院我们自己过去说过我们建校一百年,其实真正说起来,我们就三代的传承。天美的位置很尴尬,紧邻中央美院,我们的传统专业全是从中央美院、国美发展来的,北京强大的艺术氛围、艺术市场把我们的很多人才抢了,这个是没有办法的,这是改变不了的。另外最重要的是我们无法摆脱学院结构和血缘关系,如果发展传统专业永远是这样的,詹先生见我总说国源你最近还有进步,这也是艺术教育的规律。我之前说过马上会来一场变革,这种变革就是大家都会意识到当代艺术教育一定要变革,变革的结果是各自寻找自己的特点。

  我们是把传统的优势专业变得更精,实验艺术和当代艺术要大力发展,尤其是实验艺术不应该有标准,应该鼓励不一样,有标准了就不叫实验艺术了,你怎么能固定下来呢?你有了标准又按材料来分了,油画、国画、综合材料这样分了,这并不是艺术教育的本质,艺术教育的本质应该是鼓励创造力和想象力。我们是全国建立最早,关键没有血缘关系,中国画发展再大,话语权还在中央美院;油画发展再大,靳先生说话到头了。话语权,我们同时跟全世界起步,要找我们的话语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