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能给我们谈谈您对抗日战争有什么记忆和认知吗

《慢性》 44x26x102cm

  对话卢征远

  问:抗日战争离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很遥远了,但又是一种无法抹掉的记忆。您能给我们谈谈您对抗日战争有什么记忆和认知吗?

  卢:80年代之后的人,没有切身经历过战争和动荡的历史,但又近距离接触过无数的历史细节,与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历史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所以抗日战争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代人的记忆、一个集体的记忆。我看待抗日战争正如我的作品一样,又远又近。

  问:说到您的作品,您能简单介绍一下你为本次接力展创作的作品吗?

  卢:我为这次接力展创作的作品是一件雕塑,表现的是被布包裹后的步枪,形状像一面竖立的旗帜。我觉得历史中的人只能依存在图像之中,但历史中的器物却真实的存在。包括战争留下的大炮、步枪等等,这些物都深深的感染着我。而且我认为每个物都有它自己的时间概念,对物的概念也算得上是我的兴趣所在。作品的材质是大理石,我之所以选用大理石,是因为大理石保存的的永固性、由来的长久性以及材质的沉重感十分符合我对历史、对战争的正视和尊重的表达。

  问:您在创作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问题,是如何解决的?

  卢:不管是在创作题材、系统、材质、形态、细节,甚至灯光效果上,我都有所纠结、有所思考。但在创作过程中我最纠结的地方是媒介和材料的选择。最后选定以大理石雕塑的形式创作,正是因为三维的震撼感和物理的实在性让我认定立体表现才是最合适的,这种视觉效果也贴切抗战主题的创作。

  问:您对该作品最满意的地方是什么?

  卢:最满意的应该是我在创作中我表达出了属于我这一代人独特的艺术语言。不同于上一代存在抗战历史之中的艺术家,我们这一代艺术家再回望历史一定是有新的历史观念和新的艺术思想,艺术不仅仅是直接、写实的反映历史,也可以用抽象和概念表达历史、思考历史。当然,不管哪一代艺术家对抗日战争的正义性和对侵略行为的反对性这个认知大前提永远都不会改变。

  问:这次创作的作品和您个人的创作之间有什么关系?

  卢:在创作主题上,虽然我以前的创作系统中也有过回望历史的作品,但都是在艺术史的框架内,从来没有过民族的、本土的历史表达,可以说这是我创作的第一件关于抗战主题的作品。在创作表达方式上,因为时间关系,这件作品算得上是我之前创作的《慢性》系列发展出来的一个分支。总得来说,这件作品的表达既保留了我个人创作风格,又在主题上有所突破。

  问:您希望您的作品分享或传达给观众什么?

  卢:我希望我的作品给观众传达的不是简单的称颂,不是用艺术的方式进行历史的说教,我希望他们只是以我的作品为切入点有自己的思维、自己的角度以一种开放式的方式,重新观看和思考历史。另外,作品中布和大理石、视觉和感触的对比,也是我特意给观众制造的一种互动式的视觉游戏。

  问:就您个人而言,您怎么看待这次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举办的接力展?

  卢:在这样一个主题性的创作中,我们的抗战历史观都是近的,都是有明确的判断。但真正的亮点在于如何在相近的历史观下做出不同的艺术观的创作,包括找到自己的切入点。一开始,我是有担忧的,因为只有有独特视角进入这样的集体性的主题性的创作才有价值。在创作过程中,我逐渐明确只有完善自己的艺术系统,才能将个性在系统中消化而又不失独立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