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时间

  最近突然发现尹吉男老师成了男神,微信朋友圈经常被男神刷屏。面对热火朝天的毕业季和跃跃欲试的毕业生,男神悠悠地说出自己的祝福:毕业只是在学校学习的结束,什么也说明不了。这是一个开始,还要有一个长跑,你还要用更长的时间来证明自己很优秀,证明自己很有能量

  采访时间:2015年6月11日 采访地点:中央美院艺讯网办公室

  记者:今年的毕业季很火,您也很火,大屏幕的视频用您的讲话结束,很多学生尖叫啊,您能谈谈对毕业季的整体印象吗?

  尹吉男:美院可能是需要改变吧,美院是艺术院校,艺术院校就应该有新的东西,新的变化,有想象力,有行动力,这是很重要的。当然以后更需要加强策划,这种策划且应该是国际水平的策划。今年是第一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来很不容易,在社会上也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么多人在同一时间把各自的作品拿出来,有点比武的感觉,八仙过海,我觉得这个还是很重要的。不过我希望以后的启动仪式不一定要这么大规模,这次是首次,破天荒,可能需要一个盛大的启动仪式。我觉得这届的学生比较幸福,因为赶上了首次,他们将来可能过很多年还在想这个事。

  记者:人文学院今年也换了一种展示的模式。

  尹:对,我提出来的。过去就是纯粹的文章,文章和死人没有区别,你得活化,因为是活生生的人,你要听活生生的人讲才重要。所以过去在展示效果上并不好,把一些书放在那里,看的人也不多。所以我这次提建议能不能做成报告会的形式,把一些特别优秀的获奖论文展示出来,这样学生就有一个平台。学生将来最重要的论文也是在国际论坛上发表,因此这个模式是匹配的,等于从毕业开始就已经进入这样一个角色,等于说向社会、向学界发表你的新见,这个还是很重要的。

  记者:而且在美术馆的展览也有点像一件装置作品,而不是单纯的把一些论文摆在那里。

  尹:对,我们在美术馆的展示变成一个活广告,让你大概了解一下,其实主场并不在那里,而是要把人吸引到报告厅去,在美术馆的展出相当于一个大海报。因为你不可能在很短时间内把论文读一遍,你只有到报告厅一篇一篇听下来,你才会有所见解。

  记者:其实毕业展上让观众一篇篇听论文也是不太现实的。

  尹:我觉得以后不一定用这种方式,可能真的像招贴一样,有十篇论文,就有十篇提要,用关键词提示这篇文章到底写了什么新的东西,有什么进展,真的像海报一样就可以了。

  记者:人文学院学科的研究性比较强,人文学院的学生本科毕业之后,大部分是继续考研?

  尹:也不是大部分,是一部分,因为容纳不了那么多,一共44个名额,现在本科毕业生有80多人,不可能全部吸纳进去,只有三分之一左右吧,也有考外面学校的,不光是考我们美院。

  记者:毕业生现在去向是怎么样?他们还是比较容易找到工作的吧?

  尹:人文学院的学生从来没有说没工作的,就业率是100%。

  记者:有次听人开玩笑地说,以前上学的时候,美院画画的人很牛,其中油画专业是最牛的,学理论的有点边缘化,现在倒过来了

  尹:策展人、评论家、画商、经纪人,这都是(人文学院)培养出来的。现在人文学院跟绘画专业的关系也有一些变化,以前过渡期的时候,不需要你个人有思想,艺术家用自己的技法,用自己的才能表达共同的思想。当代艺术当中,个人的思想越来越重要,这时候刷新理论方面的思考也变得重要,这时理论上的思考就变成很重要的途径。以前是个人凭感觉画画,给你历史的、现实的题材,你画就好了,但现在需要独立,要有主体的东西,当然对理论思考的依赖就更多了。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理论方面的讲座也比较受欢迎,这就是一种依赖性,特别是那种一线的艺术家,或者是比较好的学生,爱思考的学生,他们这种需求、依赖更强。

  记者:嗯,您认为现在的艺术家区别于以前,更加有独立的思想,每个人所想的也不一样,表现手法也千奇百怪,就需要搞理论的从各个层面分析,归纳,这倒是从一个角度说明了理论家的重要性,也说明了人文学院的重要性啊。今年毕业季,人文学院组织参与其他活动多吗?

  尹:我们组织学生在美术馆报告厅做了一天的学术讨论会,分成三组,美术史论、文化遗产、艺术管理与美术教育,分别邀请博士生来做主持人,学生可以自由发言,共同讨论。

  记者:对于毕业的学生,你有什么样的期待,或者有什么样的寄语?

  尹:毕业只是在学校学习的结束,什么也说明不了,而且更是一个开始,创作期刚刚开始,还要有一个长跑,你还要用更长的时间证明自己很优秀,证明自己很有能量,也就是这样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