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个专业呈现了自己本科生的毕业作品大奖手机登录

  陈平老师的那顶白色的礼帽放在桌上,他光着头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突然手机响了,铃声是一段含混不清、悠扬哀怨的昆曲。我印象中他穿着对襟中装,手里握着一把折扇,一边接受我的采访,一边用扇子击打另一只手的掌心。回来整理照片时发现他身上穿的是一件TommyHilfiger的衬衫,手中也并没有折扇。究竟哪个更真实,我也不知道。总之,他是一个迷恋传统的人,他说:中国画教学,你就是让它新也不能丢掉传统!

  采访时间:2015年6月9日 采访地点:中央美院国画学院办公室

  记者:陈老师,你觉得今年这个毕业季和往年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陈平(以下简称陈):今年比较隆重。可以看得出,院里下了大力气,想把这毕业季搞成像一个节日似的。各个专业呈现了自己本科生的毕业作品,作品非常丰富多彩。再加上有一个毕业季演艺的活动,更增加了节日的气氛。

  记者:那今年中国画学院毕业创作的作品,你觉得有什么变化?

  陈:国画这一块呢,肯定是跟各个导师的指导,跟中国画学院的教学方针是分不开的。通过毕业展中作品呢,大家也看到了这种成果的展示。学生满意,老师也满意。其实每次毕业都有好作品,今年总体上去看,工笔这块不错,书法这块不错,然后山水花鸟都比较稳定,人物也还行吧,就是这种情况。

  记者:国画专业相对于实验艺术、版画专业毕业生的作品是不是会显得陈旧、沉闷一些。

  陈:我把各个专业的作品都看了一下,发现很多这种老的专业,必须得保住传统教学这一块。就好比我们中国画学院,传统教学这一块,你就是让它新也不能丢掉传统。就是说面对历年的教学指导方针,我们考虑的是如何贯彻下去、如何稳定教学,考虑的是把传统的研究中国画的精髓、传统的文化思想怎么能在绘画当中体现出来?要让学生能够从中得益,那就会在他们的画面当中,起到一个呈现中国画教学的成果。

  记者:也就是说在中国画教学里面,传统是非常重要的。我想知道,当下多元生活和各种当代艺术的冲击,对传统教学有影响吗?

  陈:对中国画学院的传统教学,肯定是有冲击的,但我们还比较稳定。因为传统教学中包括有临摹、写生、创作这三大板块,三大板块在整个中国画学院是一个完整的教学思想。根据这个教学思想,我们设立了两大教学体系,一个是山水跟花鸟专业,它是以传统出新的方针贯穿下去;一个是人物画的专业,就是以中西融合的方针贯穿下去。这个大家都好理解,比方说山水花鸟,古代的绘画思想和技法就很完善了,所以我们首先就是让学生学传统,然后到生活中去,再在生活中融合传统,把这一个过程体现到创作当中来,在创作当中呢又让学生找到自己的感受这就是传统出新的教学思想。人物这一块呢,虽然中国古代人物绘画也很多,但更多的是注重形式和笔墨。那造型呢?尽管有中国特有的方法,但跟西方的这种比较写实的东西呢又脱开了。

  所以,我们就把西方写实的方法吸收到我们的教学中,比如开设了线性素描这样的课程,让同学们在这个基础上能够对人物的造型把握得更准确一些,这样呢就有别于古代绘画的人物造型了这就是中西融合的教学理念。整个本科教育就是这么贯穿下来的,不光只有传统出新和中西融合,还有一个必修的课程就叫诗词格律,还有书法课、篆刻课,这些都是必修的,在整个这四年的基础教学里的呢,我们要贯彻诗、书、画、印四维一体的教学理念,让学生充分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这种优秀的承载方式。

  记者:当代艺术发展到现在,也已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了,人们不再是一味地崇洋媚外了,多了自己的价值判断,很多人又开始回归传统,从传统里面去寻找一些灵感。

  陈:对,因为这个当代绘画呢,比如说水墨实验这些,就是搞些形式,而无论哪种表现形式都必须得有内容。那内容是什么?内容必须得让人可读。那可读的是什么?是新是旧,是今是古。所以,人们发现传统里的、比如说一些语言符号,其实把它放到现在来说,就很现代,传统并不过时,就看你怎么去表现它。

  记者:对的,好的艺术永远不会过时的。还有一个问题,中国画学院这么多毕业生,能坚持从事这个专业的是怎样的一个比例?

  陈:这个我们没有做过调查,但是我想既然学了这个专业,他就不会轻易丢掉,可能他只是没有找到他合适的单位,或者没有找到他合适能表现自己的地方,所以我想大家应该还都在继续画画吧,不管是找着单位的,还是没找着的,都在继续画画。

  记者:作为中国画学院的领导,您对毕业生寄予什么样的期望?

  陈:大家毕业以后要坚持画画,不要轻易丢掉。可以多到美院来,多跟老师交流,虽然人已经毕业了,但永远是美院的学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