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做雕塑一样画油画

Yoann MERIENNE大世界里的小名字Yoann
MERIENNE(尤安梅里安)仍然是法国艺术圈一个新鲜的名字,他在里昂有自己的工作室,偶尔登上艺术期刊或者时尚杂志,在欧洲的一些城市有些或大或小的展览,大部分时候安静地创作。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艺术人生的故事需要强调的,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经历,也不是什么著名美院的高材生。Yoann父母都是热爱艺术的业余画家,他从小就展现出惊人的艺术天赋,然而因为天生色盲,他分不清红色和绿色。他本是一个普通的法律系学生,有着法国人人羡慕的公证人的光明未来,然而他始终无法适应这个专业,他留着大络腮胡子,穿着沾满油料的工装裤,两手插在裤袋里,挎着肩膀问我:你能想象我当公证人的样子么?最终心之所向战胜了现实,几经周折他克服了色盲的问题,以工业设计专业毕业了,2011年他去了一趟澳大利亚,在那里他决定不顾一切做一个职业画家。像雕塑一样绘画Yoann的绘画技艺也许不如各大美院出身的同辈,但是艺术环境的熏陶,工业设计的背景,加上独有的视角,让他变得无可替代,即使默默无名,人们也能一眼看出这是Yoann,无法复制。他固执地用自己朴拙的方式恪守着传统绘画的光影,把人们的视线从如今越来越抽象的理念表达重新带回最初的铅灰色的体量感,于是我们又再一次见到了久违的新古典主义式的英雄,和他们被遗忘的传奇。每个看到他的作品的人,首先都是被这奇异的爆发力震撼,然后下意识的问,这真的是油画么。这不但是油画,而且是非常传统的油画,失去了色相的传统油画,画面的光影是一场对征服人们几百年的大师的匠心的庄严致敬,当浓墨重彩褪色,剩下黑白灰的无名氏,所有的体量感都必须靠光影的起伏来体现,黑白之间每一个微妙的明暗度变化都意味深长。像做雕塑一样画油画,可以说是Yoann作品的技术核心。所有他想要表达的,不管是视觉效果还是情感,几乎都依托在体量感上,整个画面从第一笔开始,在他脑海里就是立体的。当他刻画下正面迎着光泛白的衣袂飘飘的,光到不了的另一面深不见底的黑也油然而生。不论画面在诉说悲剧还是激情,他们都是一尊尊雕塑,供人360度去解读或者幻想。他的作品往往充满一种不可名状的爆发力,仿佛那爆发的一瞬间被凝结在了一段虚拟的历史里,这个画面的来龙去脉突然少了血腥和惨烈,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安详,这种安详客观上很大程度跟用色和构图的单一有关,当整个画面只剩下一个主角,一种色调,由黑到白,由明到暗,一切就自然地变得纯粹而宁静。80后的新古典主义然而这并不是一场单纯的复古,他的作品中的现代感也是无法忽视的,正是这种现代感,使他备受时尚家居杂志的青睐,比如《安邸》,比如《ELLE》,他的画确实和时下欧洲流行的各种家装风格都非常搭配,可以不费力的展示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时髦。作为土生土长的法国人,Yoann并没有中国时下文化中80后这个概念,但他的成长正好符合我们对80后的理解,他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他的童年和所有80后一样,经历过游戏机、日本动漫、3D文化、街头艺术,也曾是喜欢酷的熊孩子,所以科幻,动漫,电子游戏潜移默化中给了他灵感,古典可能是80后不太容易有共鸣的一种风格,但Yoann的作品远不是古典,很多80后能够在他的作品面前感到一种强烈的共鸣,也许他们说不上来这种共鸣从哪里拿,那是因为这个画家是我们中的一员,有我们类似的童年,玩过同样的玩具和游戏,有过同样的超级英雄的幻想。今年以来,除了已经举行的伦敦群展、贡比涅个展等,
yoanne仍在乐此不疲探索油画的体量感,同时他也在创作雕塑,在研究卡拉瓦乔的光影戏剧性表现手法。在艺术表现形式的探索上,他有一种孩子气的好奇心和无穷的精力,而这些尝试和探索带给他的是不可估量的前途,他近期的作品变得更加冒险,结构变得复杂,明显表现出对古典风格的现代挑战,叙事不止单一的虚构的英雄人物,而出现更为宏伟的史诗场面,在这种多人物大场面中他仍然保持住了特有的清冷的平衡,让人不禁更加期待他的探索和冒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